<ruby id="t9p1p"><rp id="t9p1p"><ins id="t9p1p"></ins></rp></ruby>

<output id="t9p1p"><video id="t9p1p"><cite id="t9p1p"></cite></video></output>
<dl id="t9p1p"><var id="t9p1p"></var></dl>

<var id="t9p1p"></var>

<ol id="t9p1p"><em id="t9p1p"><delect id="t9p1p"></delect></em></ol>
<progress id="t9p1p"><strike id="t9p1p"></strike></progress>

<del id="t9p1p"><form id="t9p1p"><dfn id="t9p1p"></dfn></form></del>
<nobr id="t9p1p"><pre id="t9p1p"><track id="t9p1p"></track></pre></nobr>

首頁 > 行業動態
共享單車洗牌清場:成資本密集行業 沒人愿燒自己錢
時間:2017-07-04 11:02:40  來源:李雪  作者:

“我們真的就當是做公益了。”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曾說過的一句話,如今成了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的口頭禪。6月13日,位于重慶的“悟空單車”運營主體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上宣稱,由于公司發生“戰略調整”,從2017年6月起正式終止對“悟空單車”提供支持服務。
  “悟空單車”自2017年1月正式運營,到退出共享單車市場只有不到5個月的時間。工商信息顯示,其運營主體重慶戰國科技成立于2016年9月30日,注冊資本為10萬元,創始人雷厚義擁有95%的股權。
  作為一個涉及過O2O、互聯網金融和社區貸的創業“老兵”,面對2016年下半年開始刮起的單車熱潮,雷厚義果斷加入。雷厚義向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透露,戰國科技并非他名下唯一的企業,他的主營業務消費金融由另一家公司經營,共享單車只是副業,“單車實在太燒錢,之前一直由主營業務支撐,現在如果再不關掉單車業務,主營業務也會垮掉,我不得不斷臂自救。”
  “他們太快了,根本不讓別人活”
  “重慶雖是山城,但沙坪壩大學城一帶比較平坦,適合自行車通行;另外,重慶是我們的大本營,戰略意義大于實際意義。”2017年1月,雷厚義帶領團隊只用了20天就將“悟空單車”APP開發成功,并向重慶主城區投放了第一批單車,共200多輛。
  雷厚義有一個雄心勃勃的全國發展計劃,然而第一批車的投放效果就給他潑了冷水。“第一批車質量不好,是一批壞車。”雷厚義回憶說。相較于摩拜、ofo等公司,“悟空單車”走的路線明顯是小本經營。“這個行業在2016年底時頭部效應已經非常明顯,前兩名幾乎壟斷了所有優秀資源。”雷厚義對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說,上游制造商在共享單車的熱潮下獲得新生,也開始“坐地加價”,這對小成本單車公司是致命打擊,得不到上游優秀的供應鏈資源,車的質量便無法保證。
  與大多數對外融資的共享單車不同,“悟空單車”采用合伙人制度。這些合伙人相當于自己購買車輛,交給“悟空單車”平臺運營,所獲得的收益三七開,平臺拿30%。讓雷厚義失望的是,即便如此,他最終也只籌得13萬元人民幣。與之相比,摩拜單車在2017年初的D輪融資額度已達2.15億美元,ofo則于2017年3月獲得高達4.5億美元的融資,就在“悟空單車”關閉服務后的第三天,摩拜再次宣布一筆高達6億美元的融資。雷厚義的13萬元人民幣與之相比只是滄海一粟,“他們太快了,根本不讓別人活。”雷厚義說。
  最終,在虧損近300萬元后,“悟空單車”正式離場。
  “共享單車已成資本密集行業,沒人愿燒自己的錢”
  有人說,以13萬元籌款做“悟空單車”,雷厚義是在賭博。“我的初心就是為了解決大家出行中的問題,從這個角度講我沒有賭博;但面對融資時,我選擇了合伙人制度的模式,從這個角度來講又像賭博。”雷厚義認為,與ofo創始人戴威和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相比,如果在同樣的時間,有同樣多的資金支持,“悟空單車”也能奉陪。
  易觀分析師王會娥對于共享單車的“合伙人”制度并不看好。“‘悟空單車’想做輕資產、平臺化的模式,減輕共享單車在資金和運營方面的壓力。但共享單車面臨收益慢、盈利難的問題,對個人和小商戶出身的所謂‘合伙人’來說風險很大。”
  隨著摩拜和ofo兩家頭部公司不斷增加的融資數額,共享單車早已成為資本密集型行業。有分析人士稱,在資本密集行業,沒有人愿意燒自己的錢,而是選擇以財力更雄厚的投資基金等形式對企業投資。自“悟空單車”始,共享單車會否迎來“退出潮”,取決于背后資本方的態度。“單車是非常注重規模和密度的行業,需要資本的支撐。資本如果不給力,即便以摩拜和ofo目前的密度和規模,也會撐不住。”
  “你不是‘占山為王’的‘地頭蛇’,人家為什么花錢收購?”
  與前期同樣使用機械鎖的ofo相似的是,“悟空單車”也遭遇單車大面積丟失的問題,有媒體稱其已投入運營的90%單車都已丟失?!吨袊洕芸酚浾呦蚶缀窳x求證時他回應稱,目前確實只有10%的單車在運營方的控制范圍內,但其余90%并非都丟失了,而是被“公車私用”、失蹤或者損壞。機械鎖對于線下維護工作要求極高,“悟空單車”曾經雇傭過一個人數為4人的線下運維團隊,但由于單車無法定位,在沙坪壩區內以4個人的規模運維超過1000輛單車,無異于大海撈針。
  ofo于2017年1月正式進入重慶市主城區,也將主要兵力投放在沙坪壩大學城地區。與“悟空單車”不同,ofo有時間和資金去完善自身。ofo有關負責人對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介紹說,自2017年3月起,ofo投放的所有新車都將不再使用機械鎖。2017年4月,ofo宣布與北斗導航達成戰略合作,未來ofo將配備擁有定位技術的“北斗智能鎖”。
  “別人背后有投資方,可以邊跑邊完善自己,我們卻不行。我們的賬面未必比頭部的兩家公司難看多少,大家都離盈利還很遠,如果我們有資本,現在也肯定玩得下去。”雷厚義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,在“悟空單車”資金鏈行將斷裂之際,他曾聯系過ofo重慶市場的有關負責人,尋求被收購,但遭到回絕。“如果你不是‘占山為王’的‘地頭蛇’,人家就可以輕松擊敗你,為什么要花錢收購?” 小黃車在沙坪壩區的投放量是“悟空單車”的8~10倍,對實力懸殊的對比有清醒認識的雷厚義苦笑說。
  并非所有小品牌共享單車都沒有收購價值。2017年3月,ofo宣布與發端于杭州的騎唄單車達成合作協議,將聯合推出定制版小黃車,并在杭州和濟南進行投放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次合作中騎唄“放棄”了自己的車身logo,成為為小黃車服務的品牌,外界紛紛猜測ofo與騎唄背后的資本合作,以及收購的可能?!吨袊洕芸酚浾呦騩fo有關人士求證時,該人士隱晦地回答稱:“更準確的說法是,ofo將騎唄單車旗下的單車接入小黃車平臺,未來也不排除在該平臺上連接其他品牌單車。”
  隨著騎唄與ofo聯合推出新款小黃車、“悟空單車”離場,以及摩拜與UniBike間的收購傳言,有市場分析人士稱,共享單車的“下半場”比賽將在一系列洗牌中拉開帷幕。

 

  版權聲明:呼倫貝爾擔保網為開放性信息平臺,為非營利性站點,所有信息及資源均是網上搜集或作交流學習之用,任何涉及商業盈利目的均不得使用,否則產生一切后果將由您自己承擔!本站僅提供一個參考學習的環境,將不對任何信息負法律責任。除部分原創作品外,本站不享有版權,如果您發現有部分信息侵害了您的版權,請速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。
熱點推薦
收費公路為何連年虧損? 交通部回應六大熱點問題
收費公路為何連年虧損? 交通部回應六大熱點問題
水污染防治法修改通過 將引爆萬億級市場空間
水污染防治法修改通過 將引爆萬億級市場空間
債券通”迎開門紅 首日成交逾70億
債券通”迎開門紅 首日成交逾70億
債券通考驗中國債市的身板體質
債券通考驗中國債市的身板體質
券商債券承銷上半年全面遇冷 公司債大幅縮水超七成
券商債券承銷上半年全面遇冷 公司債大幅縮水超七成
国语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网站_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无码_97人妻免费精品视频_日韩AV无码综合网